足荣门户网站>社会>中国籍工程师美国声援同事抗议脸书遭辞退!事后收到上千工作邀请

中国籍工程师美国声援同事抗议脸书遭辞退!事后收到上千工作邀请

 

10月7日,中国工程师伊尹在美国社交媒体公司脸书的入口处哀悼中国工程师陈琴的倒下,他走上讲台抗议雇主的解雇。

伊尹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以前是脸书的高级软件工程师。在9月26日的抗议现场,他带着徽章走上舞台,为他已故的同事说话,“扎克伯克,告诉我们真相!”10月9日,他在杜南告诉记者,“我不勇敢,但我认为我应该说实话。”

杜南此前报道称,当地时间9月26日,近400名中国人聚集在脸书硅谷总部,抗议他们对9月19日一名中国员工在办公室跳楼身亡事件的态度。9月19日,中国工程师陈琴从脸书总部杰弗逊街162号的“mpk 27”大楼四楼跳下,当场死亡。警方最初认定这是自杀。据悉,38岁的陈琴是脸书广告部的一名高级工程师,他被怀疑死前曾被印度老板欺负,面临被解雇的风险。

抗议一小时后,脸书的公关代表帕梅拉·奥斯汀(pamela austin)来到现场,表示脸书不能容忍欺凌和任何形式的骚扰。该公司对员工流失感到悲痛,目前正在与各方专家沟通,听取他们的建议,并采取合理措施以公开、透明和人道的方式处理此事。

目前,伊尹已经将脸谱网的案件委托给美国盛福通律师事务所的郑乔静律师,他将同时代理陈琴和他的两个案件。

[对话]

杜南:你为什么参加9月26日的集会?

伊尹:我听说有一个追悼会,所以我没有摘徽章就去了,但是我走到抗议现场却没有找到。当时,脸谱网的一些同事和中国同胞实际上已经来到了抗议现场。

杜南:你以前认识陈琴本人或他的家人吗?

伊尹:以前没有交叉路口。我刚听到他自杀的消息。后来,我了解了他的学校和工作背景。我认为我们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出生于1980年后,都在中国读完大学,而且都在30岁后决定出国留学。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我在想陈先生面临的困境,将来这可能会成为我的困境,所以我在会上有很多感受。

杜南:当你看到自己在现场用麦克风大喊“扎卡里·伯克,告诉我们真相”时,难道你不害怕被解雇吗?

伊尹: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我被陈先生的自杀和当时的抗议气氛所感染。我想我应该说点什么。当我掌权时,我特别害怕。我以前从未和400或500人说过话。我知道我在和一个技术巨头谈话,我在7月份加入了脸书。我才工作了两个月。公司给了我优厚的薪水和股票。如果公司股票因此下跌,我也会受到影响。

杜南:你工作有多努力?你知道陈琴小组的工作强度吗?

伊尹:我自己的团队力量更合适。只要我一周工作40小时,我就能得到好的评价。然而,在陈先生工作的广告部,压力主要来自绩效,由领导决定绩效评估。我不清楚陈先生在世时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他真的在工作场所遭遇欺凌,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杜南:你的家人担心你的处境吗?

伊尹:我妈妈在家一直担心我。我抗议时,她担心会有危险。我自己也害怕。但是冷静思考后,我觉得我不能撒谎,也不能害怕可能发生的事情。我需要有人说话。

杜南:你通过内部投诉渠道了吗?

伊尹:10月3日14点,我给人力资源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抄送给我的主管、导师和扎克伯格,解释了我做了什么,并询问了哪些政策和法规。我不能问我的导师关于收到最后警告信的事。请告诉我导师的职责。此外,最后一封警告信没有写下我违反了哪一项政策,后果是什么,或它如何影响评估,请列出并解释,但最后没有得到答复。

杜南:你打算开始找工作吗?

伊尹:我计划下周开始寻找它。既然每个人都知道我,领英的人就一直在给我发邀请。几乎有1000多个。通过这次事件,许多以前没有联系过的朋友被联系上了,许多高中生又开始交往了。

杜南:你对面临巨大压力的工程师的生活和心理调整有什么建议?

伊尹:工程师的工作是看代码。当然,它可以带来很多乐趣,但是我想我可以在工作之外找到其他乐趣。例如,我选择了写作和编剧。我计划在前一个工作日的晚上一个接一个地写完926奏鸣曲来纪念我们这些天的抗议,现在我计划抽出两三天来完成。

采访与写作:朱伟静,杜南见习记者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 快乐8 澳门美高梅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mganews.com 足荣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