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荣门户网站>时事>土生土长曹家渡人献身冶金业,与新中国同岁令人羡

土生土长曹家渡人献身冶金业,与新中国同岁令人羡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过去的70年里,几代人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新中国的建设默默奋斗。正是他们的奉献精神带来了社会进步和国家发展。

住在万航都路的老蔡正华先生比其他人更“幸运”。他出生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这让他感到非常自豪。

■蔡正华站在他的小楼前

蔡正华的身份证显示他出生于1949年1月14日。1949年1月29日是那一年新年的第一天,所以根据农历,蔡正华的十二宫属于“老鼠”。蔡正华现在的家是万航都路391号,一栋两层的旧建筑。他从出生起就住在这里,从未离开过。

最初,蔡正华家的后面布满了住宅建筑,小巷四通八达。当时,这个地区由康家桥居委会控制。“康家桥”在现在的地图上找不到,已经成为一个历史术语。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新开放的武宁南路连接了静安和普陀。由于市政工程,除了万航都路的几栋小楼外,大面积的老房子被拆除,这些小楼后来被分配给中国银行的居委会。

蔡正华在曹家渡过了学生时代。1974年,他被街道指派到街道工厂工作,在那里他在莱恩生产团队中担任产品检验员。那时,有许多街道工厂,每个工厂被分配不同的任务。街道工厂作为国有工厂的辅助车间,主要负责产品的组装。

他所在的街道工厂与上海人民电器厂连接,组装低压电气设备零部件,经检查合格后即可出厂。当时,街头工厂的最低工资是每天70美分,工作时间越长,工资越高。当蔡正华离开街头工厂时,他的工资是1.3元/天,这在他的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

1978年,蔡正华的父亲达到退休年龄。当时,该国有一个“儿童替代就业制度”。父母退休后,他们的孩子可以办理手续,在父母原来的单位工作,以取代空缺的职位。这样,蔡正华成了这项政策的受益者,并进入了他父亲以前的单位——上海冶金设计院。

当时,上海冶金设计院属于一个公共机构。它的大部分雇员都是干部,刚进来的新兵只能算作工人。蔡正华被分配到设计院文献印刷部负责印刷材料和管理材料。1980年,通过积累技术经验,蔡正华在设计院进行了技术创新,并与其他同事共同开发了一台复印机。他获得上海冶金局技术奖,同年被该局评为先进工作者。

当时,上海冶金局有一个培训“工人到干部”的计划。蔡正华被单位选为培训对象,前往上海冶金学院学习大专课程。当时,学院实行“双轨”管理模式,由市冶金局和市高教局共同管理。后来,学校和化学工程学院合并成上海应用技术大学。

蔡正华说,在三年期间,他将在周三和周日休班。那时,他仍然会请一天假。除了寒假和暑假,他的生活轨迹将是他的单位和学校。幸运的是,在一家街道工厂工作时,他在一所业余大学学习英语、高等数学、机械制图、电气设计和其他课程。

有了这个基础,对他来说在一所专科学校学习会更容易。大专毕业后,蔡正华从文胤转到了电气系。他在该部门的自动化小组工作,从事自动化设计。

■蔡正华向居民传播科普知识

根据蔡正华的介绍,20世纪80年代大多数钢厂都使用指针显示设备。测量钢水的原理与测量体温相同。操作员将带有热电偶的测温管插入钢水中。控制室的人员盯着显示设备。指针稳定后,他们通知炉前的工人取出测温管。

与传统的指针显示仪相比,数字显示仪更加准确,使用更加方便。尽管当时的仪器工厂能够生产数字显示器,但由于市场需求小,他们往往不愿意接受订单。在设计院工作期间,蔡正华利用项目之间的差距,独立开发了一种钢水数字温度计。

在设计温度计时,他还利用单片机原理在温度计中编写程序,不仅可以保证实时测温,还可以实时锁定温度,数字温度计直接安装在炉前,方便操作人员检查。专利成功开发后,数字温度计已经生产了300多台,并销售给全国各地的钢厂。

从1978年进入单位到2007年退休,蔡正华在过去30年里处理了许多大小项目,并于1987年入党。退休前几年,他处理了几个重大项目,包括上海第一炼钢厂不锈钢项目、上海第三炼钢厂电炉项目和第五炼钢厂项目,这些项目后来移交给宝钢集团。

1995年中国实行两天周末制度后,上海一度掀起了“周六工程师”热潮。经过一天额外的休息,工程师们抓住机会承担额外的工作。当时,蔡正华还为许多乡镇企业开展项目,增加家庭收入。

退休后,蔡正华加入静安区高级技术协会,成为该学院的一员。每个月他都会走进社区,向居民宣讲科普知识,为老年人的生活增添活力。他说他很幸运能和新中国同龄。他为他的国家今天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他希望年轻一代能够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努力在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功。

■蔡正华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奖

资料来源:深思熟虑的上海作者:朱杰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mganews.com 足荣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