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荣门户网站>社会>滚石下的生死救援

滚石下的生死救援

 

有时我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时间再次流逝,我会在离悬崖1米的地方和飞石下做什么选择?永远只有一个答案——说吧。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经历了8.1级的强震,滑坡、山体滑坡和岩石崩塌等次生灾害持续发生。连接中国和尼泊尔的“天路”中尼公路在某些路段遭到严重破坏。

接受尼泊尔救援任务后,我作为中国武警交通救援队的一员,毅然踏上了征程。4月26日,通往灾区的唯一道路——友谊隧道——已经在我们面前。然而,滑下山的巨石盖住了隧道入口。伴随着余震和强风,悬崖上的巨石正在碎裂,石头不断从隧道入口滚下来。救灾车辆和私家车被疏散到离隧道入口约5公里的地方。

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样危险的情况:滑坡大约有100米长。左边是一个不断滚动的悬崖。右边是一座深达200米的悬崖。悬崖下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在狭窄的路面上,没有工作面可言。任何粗心都会导致从悬崖上掉下来。年轻的操作员胆怯了,当地的操作员撤退了,轰鸣的机器沉默了。

“我们可以等,但是受害者不能等!每一分钟都是生活的问题。”

我走进手术室,停了一会儿,看了看前方的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小心地操作挖掘机来清理坍塌的尸体。

晚上11点左右,余震再次给我们带来麻烦。在泛光灯的照射下,由于身体柔软塌陷而左右摇晃的挖掘机直滑下来。看着我面前的悬崖,我在驾驶座上冷汗涔涔,我旁边的同志们吓得脸色苍白。

我可能是急中生智,把挖掘机的铲斗插入土石方中。只听到“咚,咚”两声巨响,引擎盖被滚落的石块砸中了两个大坑。然而幸运的是,挖掘机没有进一步滑动,停在离悬崖约1米的位置。

为了快速抓住通道,让我的恐惧平静一点,我和我的同志们继续做作业。没有理想的工作面,我只能在挖掘机三分之一的履带悬空时工作。摇摇欲坠的感觉让人心惊肉跳,稍有不慎就会损坏机器并致人死亡。除了落下的石头,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稳定。

当时,以下两台挖掘机也在拓宽道路。

经过约5个小时的连续运行,道路上堵塞的碎石终于被清理干净,友谊隧道、318国道k5362等重点路段开通,比预期提前6个小时。

5月12日下午3点左右,尼泊尔发生了7.5级强烈地震。当我在吉隆坡港口附近工作时,大地剧烈震动,挖掘机也剧烈震动,差点把我扔出驾驶室。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很快将铲斗向前推,以抵抗落下的岩石,然后跳下挖掘机,钻到机身下面,以保护自己不受轨道的伤害。

山的四周开始坍塌,飞石在头顶呼啸而过,我闭上眼睛藏在挖掘机下面。虽然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是短暂的,但它让我感到一种无法解释的痛苦,我对仍在废墟下的受害者的恐惧更感同身受。

幸运的是,我蜷缩在车下,只有我的手和脸被小石头划破了。向外望去,挖掘机驾驶室的顶部被扔进脸盆里的一个大坑里,挡风玻璃被砸碎了。

在尼泊尔30天的抗震救灾中,我们几乎没有换衣服,背部、腹部和腿部的皮肤都磨破了。尸体被锋利的石头切割,每次都只被酒精毒害,但是现在它经常结痂和撕裂。治疗伤口的医生看到伤口时忍不住哭了。

在营救过程中,我们害怕给当地人增加任何悲伤。当我们穿过沿途的村庄时,我们没有弄断电线或压碎水管。处理掩埋物品时,我们坚持登记,妥善移交车辆和重要材料。受害者的尸体被挖掘出来后,我们也妥善处理了他们,默默地脱帽致敬。

5月20日下午,在尼泊尔蒂莫里村,中国武警交通救援旅和尼泊尔军队共同宣布完成整条吉加公路。

“虽然我不记得每个人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中国’。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尼泊尔人民。”听到这些话,我们立即感到我们的伤已经痊愈,心情也放松了。

5月24日是我们离开的日子。那一天,远处终年不融化的雪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道路两旁的香蕉叶轻轻地举起它们的大扇叶,好像在挥手告别。掌声、竖起大拇指、孩子们不太标准的敬礼,以及村民手中的“谢谢中国”字样...每张照片都令人难忘。

(屠敦发、石开群、记者戴锋采访整理)

照片1:尼泊尔地震救援现场。

照片2:何剑波正在操作机器。

图顿绘画法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mganews.com 足荣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